翻页 ? 夜间
笔迷楼 > 回到宋朝当暴君 > 1693.新花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洞庭明白徐福兴的意思,只笑道:“前辈莫要说这样的话,待前辈无心游历江湖时再带着枕簟姑娘前来长沙亦是不迟。”

????徐福兴若有所思过后点点头,以近乎刻板的礼节道:“老卒徐福兴领旨。”

????他倒是没有想太多,没觉得丫头会对皇上有什么想法。毕竟丫头和皇上也就有过一面之缘而已,他觉得最多是心存感激。

????客栈外街道上忽的欢呼声如潮。

????赵洞庭、乐婵等人都是向着外面看去。

????曹枕簟也从帷幔后走出来,怯生生瞥了眼赵洞庭的背影,亦是走到另外那个窗台边上向外张望。

????这届花魁大会的花魁得主终于是诞生出来。

????接替温园里京兆府府尹位置的新任府尹笑吟吟从看台上起身,说了几句场面话。

????随着花魁大会年复一年的愈发热闹,京兆府府尹亲自出席这个盛会可以说是已经成为不成文的规定。

????这也没什么不正常的,花魁大会和教坊司都有关系,早得到官方认可。朝中官员出席这样的盛会根本不算作践身份。

????要真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青楼自打自闹,赵洞庭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花魁果真不愧是花魁。

????北宋有花魁李师师,据说是美艳不可方物,见者无不惊叹其美者。

????赵洞庭觉得那应该是张茹那样的仙子之流。

????他到这个世界来以后还真没瞧见过能和张茹媲美的花魁,即便是韵景也还距离张茹有些差距。

????赵洞庭惊讶得长大嘴巴。

????这届花魁的姿色竟是能够和张茹相提并论。

????乐婵、张茹、颖儿、朱青瓷等女也都是个个露出惊讶之色来。

????难怪今夜街上百姓似乎要较之往年哄闹些,原来今年花魁是如此绝色。

????她们不禁瞧瞧张茹,又瞧瞧那台上俏生生的花魁,却还是觉得分不出孰胜孰负来。

????张茹的美仍旧是空灵,而这花魁的美,是种……带着些许英气的灵气。

????“哇,今年的花魁好漂亮诶……”

????乐舞大眼睛里带着些揶揄之色,却是偏头看向赵洞庭。

????“好漂亮啊……”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记忆的李秀淑也感慨着说。

????赵洞庭连忙掩饰住自己的惊讶之色,心里那是哭笑不得。

????他刚刚惊讶可并非是因为眼前舞台上的花魁长得艳绝天下,而是此刻这在那成群出众花魁中都仍能说是鹤立鸡群的总花魁并非是别人,恰恰就是和他有些时日没有见面的阿诗玛。确切地说,是刻意精心打扮过后的阿诗玛。

????乐婵她们没怎么瞧见过阿诗玛的女装,没认出来。他瞧过的次数多,却是认出来了。

????他知道渤泥的粮草已经在前些时日运到大宋,但怎么也没想过阿诗玛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难道她知道自己会来观赏花魁大会?

????而是打算以花魁大会总花魁这个身份直接……

????赵洞庭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心里头竟然也是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在舞台上的阿诗玛穿着红装,只好似世间最为妖娆的火焰。她并没有瞧向赵洞庭,落落大方向着周围群众们招手。

????即便是大多数人都早在花魁群中注意到最是出众的她,但这刻仍是有不少人为她魂不守舍,怔怔出神。

????直到花魁们又都回到船上去,然后花船渐渐离去,才有许多人猛地觉得怅然若失。

????诗嫲。

????这么个颇为生僻的名字猛地在长沙城内发酵,就在这夜便几近尽人皆知。

????大街上热闹依旧。

????赵洞庭带着众女没继续留在观潮客栈里,在涌动的人群中穿梭。吃着各式小吃,走走停停,很是惬意。

????众女虽都绝美,但都蒙着面,再加上长沙治安本就极为不错,是以倒也没再有人上来寻衅滋事或是伸咸猪手。

????曹枕簟和徐福兴就在观潮客栈里留宿。

????她果真没有太多话对赵洞庭说。

????再回到宫中的时候已是深夜。

????不过如今也早就没谁会在管着赵洞庭的饮食起居,他应该能算是古往今来最是自由的皇帝。

????走进宫门乐舞都还在打趣赵洞庭,“皇上,今年那位花魁可是长得漂亮极了,你要不要把她召进宫来?咱们再多位姐妹也更热闹。”

????她们总是喜欢拿这样的事情跟赵洞庭打趣。

????赵洞庭嘿嘿笑两声,不再如以前那般回答,道:“如此也好啊,看来民间还是出绝色的,要不……朕干脆传旨下去选妃?连青楼都能出这样国色天香的女子,朕想民间应该还会有更漂亮的女子出现。”

????“哼哼!”

????乐舞瞬间嘟起嘴,哼哼两声,“就知道皇上你还嫌后宫不太热闹。”

????赵洞庭耸耸肩哈哈大笑。

????乐婵抓住乐舞的手,“傻丫头,皇上这是逗你呢!若是皇上想要选妃,又何须等到今日?”

????她才不相信赵洞庭会选妃,哪怕要选,也绝不可能是现在。北边还在和元朝打着仗呢!

????……

????诗嫲这个名字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便彻底在长沙城内发酵,民坊间不知道多少人在议论这位新的花魁。

????她的出现,把往年那些位或是嫁做人妇,或仍是在青楼“待价而沽”的花魁们全部给压得悄无声息。

????什么皇城十二金花之流,据说连生意的清淡不少。

????这位出自潮州的花魁落足的“花雨楼”这两天可谓是人山人海,说日进斗金都不能形容,完全是赚得盆满钵满。

????虽然新花魁没露过面,但却是有不计其数的人蜂拥前来,想要争取那一亲芳泽的机会。

????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有先近着了,才有更多的机会。

????这些人里边不乏长沙城内的顶尖衙内。

????谁都以为这新花魁不露面,是想做足了架势,然后招个玉树临风,最重要是家世也足够顶尖的公子做入幕之宾。

????于是这些公子们都像是争宠的孔雀似的,个个仰着脖子尽情地撒欢,想要将自己的风流倜傥体现得淋漓尽致。

????甚至这两天花雨楼里边不乏有为吸引新花魁注意而故意“角力”的。但很可惜,新花魁自始至终没有露面。

????她只任由着这些人越闹越欢,任由自己的名字在长沙城越传越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